藏族巡山隊員龍周才加:把青春留在可可西里

新華社西寧5月4日電 題:藏族巡山隊員龍周才加:把青春留在可可西里

面前這位皮膚黝黑的康巴漢子名叫龍周才加,是可可西里一名巡山隊員。

在無人區工作13年,作為三江源的兒子,他時刻傾聽著血脈深處的馬蹄聲。無人區的溝壑里,留有他和巡山隊員保護這片高原凈土的足跡,以及他們無悔的青春。

巡山,向可可西里致敬

30歲的龍周才加出生于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囊謙縣,在家排行老三,是奶奶代青卓瑪最疼愛的孫子。

2006年,他遠離家鄉和親人,來到千里之外的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爾木市,常年堅守在生態保護一線。

龍周才加工作的可可西里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最高達到6860米,這片土地所在的三江源,擁有青藏高原上最密集的湖泊,是長江、黃河和瀾滄江的源頭,被譽為“中華水塔”。

可可西里年平均氣溫低于0攝氏度,最低氣溫可達零下40攝氏度,氧氣含量不足平原地區一半,這里被稱為人類生命的禁區。但獨特的地理和氣候條件孕育出了獨特的生物多樣性。可可西里以230多種野生動物和202種野生植物的珍藏,成為世界上令人嘆為觀止的生物基因庫。

為了保護這些珍稀野生動植物,巡山成了隊員們工作常態。

“夏天沼澤泥濘,大河攔道;冬季冰封雪凍,哈氣成霜,有時候我們連續幾天睡不上一個囫圇覺,很多時候連續幾天只能啃干饃喝冰水……”龍周才加說。

在可可西里十多年風餐露宿、爬冰臥雪的保護工作將龍周才加打造成了一名堅韌而頑強的戰士。

“巡山的日子,就是將褲腰帶系在脖子上孤獨行走在無人區的日子;巡山的日子,就是每次進去,能不能出來都不知道的日子。”這是隊員們經常說的一句話。

龍周才加說:“三江源很遠,玉樹很遠,我要用生命保護這片凈土,用這樣的方式向可可西里致敬。”

青春,在無人區閃亮

可可西里保存了藏羚羊完整生命周期的棲息地和各個自然過程的生動景象。每年夏天,來自三江源、西藏羌塘和新疆阿爾金山地區的數萬只藏羚羊,沿著一條條生命通道,向可可西里腹地的太陽湖和卓乃湖附近集結產仔。

2014年9月11日,讓龍周才加一生難忘。那一天,可可西里管理局派出由7名隊員組成的主力巡山隊,從保護區北面的阿爾金山區域進入可可西里保護區開展專項巡山行動,沿太陽湖—馬蘭山—科考湖一帶開展巡山行動。

由于可可西里突遭降雪降溫,導致巡山行程艱難,再加上受沿途沼澤影響,巡山隊員累得精疲力盡,車輛也遭嚴重損壞。

可可西里管理局在第一時間派出救援組,成員之一就有龍周才加。

救援路上,他和隊員們帶得最多的是掛面。在可可西里,煮一包掛面都要用高壓鍋壓10分鐘。天冷時,很多藏族巡山隊員想帶點高熱量的酥油,可是在寒冷的戶外,酥油凍得像石頭一樣堅硬。

“我和救援組隊員前往保護區腹地開展救援,竭盡全力挖出了一條生路,歷經12天的艱難跋涉,圓滿完成了救援任務。”龍周才加說。

如今,可可西里成為名副其實的“動物王國”,藏羚羊等野生動物在這里繁衍生息。人們在青藏公路沿線隨時都可以看到野生動物采食、嬉戲、活動的場景。

“我們把青春留在可可西里,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畫面正是我和隊友們為之奮斗和期盼的。”龍周才加說。

用責任建起文明之窗

2017年7月7日,位于三江源國家公園長江源園區的重要組成部分的可可西里成為青藏高原首個世界自然遺產地。

作為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可可西里管理處索南達杰保護站副站長,龍周才加肩頭有了更多使命。

索南達杰保護站作為可可西里的窗口保護站,常年會接待許多游客,幫助許多過往司乘人員。

2017年7月24日,一輛車在109國道2967公里處發生交通事故, 龍周才加和隊員們得知消息后,沿路尋找傷者,在最短時間內把傷者送到格爾木的醫院。

“我們現在身無分文,去醫院怎么辦啊?”傷者一路上還有疑慮。龍周才加說:“放心吧,我給你墊錢!”將傷者全部安頓好后,龍周才加才在夜色中離開格爾木。

龍周才加的手機里有很多在野外工作的艱苦照片,但他怕被家人看到,相冊特意設了密碼。“因為家人知道我從事保護野生動物的事業,都為我驕傲,但其實,他們并不清楚我工作的艱辛。”龍周才加說。

兒時的龍周才加喜歡跟著母親在草原放牧,在他眼里,夏季的囊謙草原美得讓人窒息。他說,那里有藍天、白云,還有躺上去軟綿綿的草地。“連續多個夏天,我都是在可可西里的巡山途中度過,我很懷念故鄉的模樣……”。

責編:聞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