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老板成“愚”書記——魏春柏的“二次創業”

新華社沈陽11月5日電 題:“精”老板成“愚”書記——魏春柏的“二次創業”

在外打拼十余年,已小有成就的企業老板魏春柏,三年前回到家鄉開始了“二次創業”——以村支部書記身份帶領鄉親們脫貧致富。三年間,這位眾人眼中的“精”老板,成了甘在農村吃苦打拼的“愚”書記,和鄉親們一起拔掉了家鄉的“窮根”。

魏春柏的家鄉遼寧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縣老爺廟鎮平房子村,過去是一個令黨組織頭疼的軟弱渙散村,村支部班子幾經變動,賬目混亂,負債累累,再加上村情復雜,村民上訪告狀不斷。

三年前,老爺廟鎮提出“選能人、培養新鄉賢”,尋找實現鄉村振興的路子,平房子村的原村支部書記向鎮里推薦了魏春柏,希望他能夠牽頭強村富民。可魏春柏一度拿不定主意:“我創業有過失敗經歷從沒氣餒過,可回村創業要是失敗了,怕對不起鄉親們。”

現年41歲的魏春柏,17年前從村里走出去,靠著韌勁在“商海”打拼,終于把生意越做越大,事業版圖現已擴展到北京、上海、長春、哈爾濱、武漢、重慶等地,他組建的公司年營收已過億元。

對于魏春柏回鄉擔任村書記,不少朋友、親戚不理解:“放著大老板不做,偏偏回到家鄉吃大苦。這不是傻嘛!”雖然這些年在外經商,魏春柏干出了一番天地,但村里現在有太多無憑無證的陳年舊賬,還有亂作一團、難以調節的矛盾糾紛,甚至還可能有個別村民的無端指責。要把村里擰成一股繩,似乎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但現實沒有讓魏春柏卻步。2016年3月,他決定回鄉,并高票當選村支部書記。“當選后,我覺得我的心就徹底和平房子村的1639口人綁在了一起,不管怎么樣,我都要一路向前。我把公司交給了職業經理人,一門心思投入到家鄉建設。”

如今的平房子村,一個個富民產業蓬勃建起:500多畝菊芋種植成為村里的新產業;肉牛與母牛養殖,存欄量超過700頭;果樹、蔬菜為主的日光暖棚近60棟,蔬菜年銷售額在200萬元以上;75千瓦村級光伏電站項目投入運營;萬畝酸棗林項目已經啟動……

這些項目,是魏春柏帶領鄉親們一點點“跑”出來的。這3年,他利用多年積累的人脈資源,北上黑龍江,南下江蘇、浙江等省份,東奔西跑拉項目,以至于“跑出了胃腸炎”。3年多,他都是自費出行調用公司的人、車,公司兩輛車平均一年跑了10多萬公里。

平房子村位于遼西地區,此前不少村民圖省事種植玉米,收入十分有限。魏春柏帶領村民們大膽嘗試發展菊芋種植產業,與高校和科研機構聯合研發,從選育種植、采收加工等多維度攻關,現在已種植菊芋500多畝,營收超過150萬元,是種植玉米收入的2倍以上;每畝地保底給農戶700元,確定當年收入后再加分紅,村民每年每畝增收近1000元。

在平房子村,現已探索出“黨支部+合作社+貧困戶+龍頭企業”模式,成立了喀左合致土地股份專業合作社,流轉土地531畝,帶動了建檔立卡貧困戶95人,通過土地折資入股,實行年底增溢分紅的分配方式,讓農民成為股東。

眼看著村里這些年發生了這么大的變化,越來越多的村民們認可了魏春柏,認為他有“大智慧”,脫貧攻堅的力量逐漸在村里得到匯聚。截至2018年底,平房子村的貧困戶都達到了“兩不愁、三保障”目標,各項脫貧指標均符合退出標準,徹底摘掉了省級貧困村的帽子。

平房子村的基礎設施也在近3年間得到完善。村路硬化10.4公里,結束了村民“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困擾,解決了出行難問題;修建了3個共4000平方米的村民文化活動廣場,配備了健身器材,安裝路燈46盞,結束了一到晚上村路漆黑一片的歷史;建立了村級衛生室,健全村級文化書屋,藏書已達1500冊以上。

魏春柏扎根農村,卻少有陪伴妻子和年幼女兒的時間。近三年,他有兩個春節都是在村里度過的。他告訴記者,女兒每次見到他都很怕生,也不和他親近,現在他想抱孩子一下都很難,這讓他內疚不已。

對于未來,魏春柏自信滿滿。“只要俯下身子賣力干,平房子村就一定能成為風景秀美、產業興旺、文化繁榮的新時代新農村。要是用自己的汗水,換來家鄉的富裕和睦,付出的一切也就值得了。”他說。

責編:聞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