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煙網售禁令為何難落實?

國家煙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近日聯合發文,要求不得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敦促電商平臺及時關閉電子煙店鋪并及時下架電子煙產品等,然而,多家電商平臺依舊銷售電子煙,還搞起了“雙11大促”,電子煙網售禁令為何難落實?(據《北京青年報》)

電子煙網絡禁售令“卡”在哪兒了

金雨紅

國家煙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近日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通告》一經出臺,國內電子煙市場的大品牌都在第一時間公開聲明表態,堅決支持并執行電子煙網上禁售決定,全面付諸行動,停止線上平臺銷售和任何形式的網絡廣告發布。然而,電子煙網絡禁售令出臺幾日后,多家電商平臺并未受多大影響,多個品牌的電子煙繼續銷售,且雙11有關促銷活動仍舊按部就班進行。還有一些商家持觀望態度,并未有實際改觀。這個電子煙禁售令的執行到底“卡”在哪兒了?

一個尚未明確的問題是,電子煙到底是數碼產品還是煙草產品?很多商家都稱自己賣的是數碼產品。電子煙產品是由“煙具”和“煙彈”組成,只要不銷售煙彈,似乎就和電子煙撇清了關系。目前,界定什么是電子煙的國家標準確實尚未出臺,相關部門正在積極開展相關調研和論證,推動出臺規范引導電子煙行業有序發展的管理措施和辦法。然而必須明確,國家尚未出臺電子煙標準規范,不能成為商家尋找鉆空子、打擦邊球的機會。

《通告》明確要求“關閉電子煙互聯網銷售網站或客戶端”“電商平臺及時關閉電子煙店鋪并將電子煙產品及時下架”“撤回通過互聯網發布的電子煙廣告”,這幾條實實在在的規定,不是靠“拆分煙具和煙彈售賣” 就可以糊弄過去的。頒布電子煙網絡禁售令是為了加強保護未成年人權益,任何因所謂“歧義”而不執行的解釋都是不能成立的,其背后無非是經濟利益考量在作怪。

電子煙網絡禁售令執行難,也在于社會對電子煙產品危害認識程度不夠。電子煙一度被視為香煙替代品,成為吸煙者的新寵,很多地方都有控煙法規,電子煙產品卻不在其中。近來,越來越多人對在公共場所吸電子煙表示反感和質疑。今年8月以來,北京市民針對公共場所吸電子煙的投訴量明顯增加。權威研究表明,電子煙并不安全,其產生的氣溶膠通常含有有毒物質和污染物,部分金屬含量甚至超過傳統香煙,同樣可能導致人體發生一系列的病變。今年10月1日,深圳首次將電子煙納入控煙法規條例范圍,電子煙與傳統香煙同等對待,在電子煙規范監管方面有了新的實踐。

定位年輕受眾是很多電子煙產品的網售重點,電子煙企業還將電子煙標榜為“年輕”“時尚”“潮流”的代表誘導未成年人。一些電子煙企業為了提高產品的吸引力,隨意添加各類添加劑以改變電子煙的口味和煙油顏色,更是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產生嚴重危害。電子煙網絡禁售令是對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有效保障手段之一,勢在必行,任何組織和個人對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的行為都應予以勸阻和制止。

執行電子煙網絡禁售令,需要有相配套的保障措施。據悉,國家煙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下一步將采取更加嚴格的監管措施,依法嚴厲打擊違法違規制售電子煙行為,切實維護消費者健康。各級煙草專賣行政主管部門應加大對電子煙產品的市場監管力度,加強對通過互聯網推廣和銷售電子煙行為的監測遏制,對發現的各類違法行為要依法查處并嚴加追究。(據《北京青年報》)

網售禁令之下,電子煙為何難下架

魏英杰

面對網售電子煙亂象,11月1日,國家煙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聯合發文,要求電子煙企業不得網售電子煙,敦促電商平臺及時關閉電子煙店鋪,并將電子煙產品及時下架。

但據中國之聲記者調查,許多電商平臺并沒有將電子煙下架,多款品牌甚至積極高調地搞起了“雙11”大促銷。

近年來,電子煙在國內日益流行,市場份額有所提升。作為傳統卷煙的替代品,電子煙的推廣對減少卷煙危害有一定幫助。但由于行業自律和監管相對滯后,眼下電子煙市場也存在不少亂象。

其中最為人詬病的地方,是在青少年群體中引發模仿行為,部分青少年因為好奇、新潮,沾染上吸電子煙的習慣。在校園周邊,也有店家無視禁令,向青少年兜售電子煙。此外,在北京、杭州等禁煙城市,部分人群公開在公共場合吸電子煙,引來不少投訴。而實際上,在這些禁煙城市,電子煙和卷煙一樣都是不能在公共場所吸的。兩部門聯合發文,其用意就在于加強監管,遏制電子煙造成危害的勢頭。

但是,為何在禁令之下,電子煙卻仍然大行其道?

有些商家說,自己賣的是電子煙(棒)而不賣煙彈,并不違反禁令。還有些商家認為,禁令是禁止向青少年出售電子煙,而不是一律禁止出售電子煙,所以用不著下架。

對相關禁令的理解不一,造成了市場的誤讀。這需要有關部門進一步明確下架電子煙產品的具體操作要求。

從市場反應來講,無論商家、廠家還是平臺,都不是很干脆地下架產品。這除了心存僥幸的心理作祟,也從側面反映出,這個行業關系著不小的利益,很多人不肯放手。

電子煙行業剛剛興起沒幾年,卻已牽扯到很多利益。近年來電子煙儼然成為資本投資的熱點,大量風投進入。這些投資人,當然不甘心自己的投資打水漂。

而在這個利益鏈條上,有商家到廠家、平臺等多方市場主體。賣出一個電子煙棒,意味著用戶后續要不斷購買煙彈,需求源源不斷。而從卷煙的龐大市場來看,哪怕電子煙能夠搶到10%的份額,就是非常可觀的銷量。所以,政策層面不能低估了這其中激烈的利益博弈。

站在巨大利益的對立面,除了禁令,恐怕還要想點別的辦法才能實現政策目標。

我們暫且不論電子煙究竟健康不健康。但它在全球消費量越來越大,是一個客觀現實。國內傳統卷煙企業是不是應該積極參與市場研發,加快自身轉型,這樣才能在未來市場競爭中占有主動權。(據《錢江晚報》)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