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旅游新時代的產業機遇:OYO模式引發爭議

1125230682_15736974464231n.jpg

作為殺入酒店行業的一匹黑馬,OYO酒店在過去的兩年里瘋狂擴張,以輕加盟的方式迅速將上萬家非標準個體酒店收歸麾下,一躍成為中國最大的單品牌連鎖酒店。速度驚人之外,OYO酒店的價格也非常“驚人”——在很多低線城市,OYO加盟店的房價只有幾十塊。

這種“低價走量”的方式,引發了一些質疑之聲:“賠本賺吆喝”、“歷史新低度”……對此,圈內的一種解釋是,“消費降級”,似乎OYO拉低了市場均價。

“讓原本住不起如家、七天的客人,也有能力去消費入門級的現代商業住宿,從而擴大了整個旅游住宿業的市場基礎。這哪里是消費降級,明明確確的升級啊!”對于OYO酒店給中國酒旅市場帶來的改變,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如是說。

戴斌近日公開發表的觀點給出了另一種視角:從傳統飯店業特別星級酒店的視角看,肯定會給出消費降級的判斷,而從旅游住宿市場的需求基礎來看,毫無疑問會得出消費升級的答案。

OYO酒店服務“普通人”

就擴張速度來看,深耕中國下沉市場的OYO酒店一路“順風順水”—— 1.3萬間酒店,覆蓋全國超過2000個市縣。傳統連鎖品牌十幾年才能做到的規模,OYO酒店兩年就做到了。原因何在?

“我們不能只盯著乘飛機頭等艙、坐高鐵商務座出行,住五星級酒店行政套房,吃米其林餐廳的游客群體,更要看到我們作為14億人口的發展中大國,那60多億人次國內游的市場基本面,那么多小鎮青年在異地他鄉的住宿需求,總得有人去滿足他們。”戴斌一語道出了中國龐大旅游市場的真實差異。

今年初,中國旅游研究院(國家文化和旅游部數據中心)在上海發布《中國旅游經濟藍皮書No.11》,2018年國內游客預計達55.4億人次,2019年或將突破60億人次。

對于“他們”是誰,戴斌談到,“務工、看病、求學的普通人”。

那么,誰才是“普通人”?在酒店行業,“普通人”的定義似乎一直受制于商品的供給。在七天、如家沒有遍地開花的時候,住三星級的是“普通人”;到了快捷酒店時代,快捷酒店的會員是“普通人”;而到OYO遍布中國南北的時候,“普通人”又是誰呢?

在OYO研究院發布的數據顯示,平均房價不過百元的OYO加盟酒店占到了OYO酒店總數的66%。“一晚不過百”,這是OYO時代的普通人,他們中最鮮明的標簽,莫過于“小鎮青年”。在購買力方面,他們對價格更為敏感。同時,他們對網絡也更加敏感。從需求來看,在小鎮青年的OYO酒店訂單中,求醫、求學等特殊需求型住宿占到了整體的1/4。此外,和大學室友組隊“開黑”、專心備考、熬夜看球也是很多年輕人的訂房原因。只要價格可接受,住酒店并不需要一個多特別的理由,它已經成為了一種生活空間和解決方式。

大眾旅游新時代的產業機遇

中國的酒店業發展,經過了高星級酒店和經濟型連鎖酒店的階段,誰來開啟下一個大眾旅游消費升級的時代?

正如戴斌所言,旅游住宿業的高質量發展必須是宏觀的而非微觀的、整體的而非局部的,系統的而非結構的進步。“就像本世紀初橫空出世的經濟型酒店之于高星級酒店一樣,遍布城鄉各地的社會旅館一旦被現代商業模式所改革,爆發出的巨大市場力量。”

當代旅游業的發展水平并不取決于對強勢群體的服務力度,而是對大多數人尤其是對弱勢群體的關注。這一句話,不僅針對14億中國消費者,也是對數以百萬計的酒店業主。他們在連鎖酒店的包圍下競爭力低下,缺少線上運營能力,缺少品牌和標準,生存空間日益受到擠壓,成為酒店行業的“弱勢群體”。

OYO酒店合伙人兼CFO李維表示,全球擁有龐大體量的中小單體酒店,共計約1.6億間酒店客房,而在中國約有超過4000萬間,但這些中小單體酒店多分布在三線城市及以下,客房數量小于80間,無品牌、無運營管理經驗、收益率低下是酒店業主長期以來的發展瓶頸和痛點。

OYO用創新的方式去改造這些單體酒店,憑借其“小而輕”的商業模式對下沉市場中大量的單體酒店進行了快速改造。與大多數的經濟型酒店加盟模式不同,OYO推出了為單體酒店業主提供營收保底的2.0模式,深度參與酒店的運營,從流量、硬件改造、價格、人才支持等環節,切實提升酒店質量和收益。

大眾旅游時代酒店業迎來了一個新機遇,OYO只是一個先行先試者,其目前的規模相對于行業近百萬家酒店的體量,不到2%。其更大的意義在于,讓更多企業看到這個市場的機會,探索更多的商業模式,真正激活和服務更大規模的住宿業。

對于OYO給行業帶來的顛覆和變化,戴斌的總結恰如其分:當商業模式的創新能夠帶來市場的下沉和需求的擴大,旅游住宿業才可能具備可持續發展的能力。現在看來,入境旅游和星級飯店的思維還在主導很多業者的現實判斷,卻不知現在是國民消費為基礎的大眾旅游新時代,新的需求、新的技術、新的業態日新月異。酒店人該醒醒了,不要總是向后看,更不能九斤老太似的念叨什么“一代不如一代”。不然就會在錯失經濟型酒店、民宿客棧和共享住宿以后,再一次失去引導產業發展的歷史機遇。

作為一家創業公司,OYO酒店仍在路上,經歷著邊開跑車邊換胎的過程。從1.0模式到2.0模式,OYO的創新不斷經歷著中國市場的巨大挑戰,有挫折也有迭代,其商業模式能否跑通,仍要經歷時間的檢驗。

責編:何嫻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