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古堡

5.jpg

六月會上,傳統舞蹈“軍舞”保留著郭麻日村先民們軍墾的遺風。 辛元戎 攝

2.jpg

古堡巷道里,時光仿佛在這里靜止。 佚 名 攝

1.jpg

大門上懸掛的柳枝葉枯枝,執拗地在門框上方的門楣間直挺。 佚 名 攝

蜿蜒的隆務河浩浩蕩蕩日夜兼程一路向北,行走隆務河畔,徜徉在初夏濃郁的花香中,沐浴在落日惺忪慵懶的余暉里,我與小鎮仿佛都披上了一件色彩朦朧的輕紗。

隆務地區的群眾習慣性地把同仁縣所在地稱為“熱貢”,“熱貢”意為“金色谷地”或“夢想成真的地方”,我料想這樣的稱呼必是寄托著一方子民對美好生活的無限愿景。金色谷地的秀麗及其山水的神奇,都得益于曾擔任防御職責幾百年、并具有悠久歷史的那些古城和聲名遐邇的熱貢藝術,得益于淳樸深邃的多民族優秀的傳統文化。多少年來,隆務河像一位慈祥的母親,日夜滋養著此處的山水人文,把一座又一座古城緊緊擁在懷抱,無論穿梭于哪一座古城,都會使人油然而生一種時空交錯的感覺。

聲名遐邇的“保安四屯”就分散坐落在同仁縣城。“四屯”即保安古城、年都乎城堡、郭麻日城堡和吳屯上莊古城堡,是明朝洪武到萬歷年間為屯墾戍邊,在同仁縣境內修建的四座城堡。明萬歷后,保安四屯在保安堡中軍千總王延儀帶領下,忠于明朝,守衛此地,并在計屯(年都乎城堡)、吳屯(吾屯城堡)、李屯(郭麻日城堡)、脫屯(保安古城)筑建了城堡,防御“西海蒙古”。到了清末,屯墾戍邊的功能基本廢棄,久而久之,這些古城堡逐漸成為民居。作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四屯子,如今以其神秘古樸吸引著來自省內外乃至世界各地的游客專家前往此地懷古、探秘。

郭麻日古城堡位于距同仁縣城八公里的隆務河中游東西兩岸的臺地上。

初夏黃昏的那種清涼,能使人瞬間淡定坦然,此刻,那些次第亮起的燈光讓我這個獨行者仿佛不再孤寂,而是備感溫暖。當厚重的陽光托著潔白的云朵,把黃昏里藍艷的天空鋪滿整個隆務河上空時,我在古城堡的阡陌小巷里穿行暢游,我的心完全沉浸在古城堡的滄桑往事里。

“郭麻日”藏語意為“紅門”,相傳早期郭麻日古城堡的寨門是用紅銅包裹的,因此得名。郭麻日古城堡是隆務地區保存最完整的古城堡,被譽為中國兩千年屯耕戍邊史的活化石,是我省唯一的一座國家級歷史文化名村。古城堡依山傍水,與初夏郁郁蔥蔥的莊稼地和房前屋后的眾多梨樹相映成趣,這里是青海藏區比較少見的可以種植小麥的純農業村。

史料記載,這座曾經鎮守邊關的軍營城堡,砌石為基,夯土為墻,屬夯土板筑長方形城池,其東西長260米,寬180米,建筑面積2496平方米,有東、西、南三個城門。沿著入村硬化道路步行約1公里,綠樹掩映處,一座上書朱紅色“中國傳統村落·郭麻日村”字樣的石碑赫然呈現眼前,直行向前,抬眼望去,一土墻門洞就出現在眼前,這就是郭麻日古城堡的正門——東門。據城堡里的老人講,其實東門構造皆為紅銅鑄造。如今,紅色寨門已不知所蹤。東門的門洞由8根嵌入夯土中的柱子支撐,門洞之上是土木結構的望臺,望臺中供奉著嘛呢經輪。這樣的嘛呢經輪在三座城門頂上都有設置,也是古堡建筑獨具特色的地方。歷經悲歡的七百多年里,古城堡就這樣靜靜地守護在隆務河身旁,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成為屯民生生不息的家園。

居住在古城堡里的百余戶人家均為土族,歲月荏苒,歷史的車輪行進了幾百年,城堡早已沒有了當初的威風,但其神圣不可侵犯的風骨和神異令人肅然。行至城門下,走進幽深狹長的門洞,仿佛進入了一條時光隧道。城內巷道寬僅0.8米,最寬的也不過2米,窄處只容一人一騎通過,巷道縱橫交錯,既錯綜復雜,又相互勾連呼應;每個院落,就是一個軍事防御單元,院墻高11米,站立屋頂,可用墻頭當掩體射殺敵人。如今前來這里的游客,若無村人或向導的引領,恐會覺得身陷“迷宮”而走得暈頭轉向。巷道設計之奇異、結構之復雜、布局之巧妙實在是令人驚嘆,當地人稱其為“八卦陣”。

站在城墻下,高聳的殘墻在斜陽照射下愈顯神秘。任意推開一戶人家的院門,嚴密厚實的大門和土筑厚墻的四合院式莊廓院,以及一些巧奪天工的細節瞬間會驚艷你的眼。在年輕畫師多杰的家里,我看到除了整潔的院落和合理的布局外,屋內均以木板做隔扇,室內也有護土炕的木板,墻體均為木板墻圍。多杰說,為改善狹小的居住空間,當地土族在自家小院里都會修建二層木結構樓房,這樣的建筑設計與我省其他地區鄉村民居寬敞的庭院反差極大。四合院中的房屋一般面闊三間,家家都設佛堂,且都設在二樓,佛堂所在的房屋即為上房,與佛堂相鄰的不同向的兩邊房屋即為廂房臥室。得到主人允許,我沿著院內狹窄的小樓梯拾級而上,立于房頂。院落中央,掛著經幡的旗桿在晚霞余暉中屹然挺立。多杰家每間房屋門楣上都有精致的雕刻,這些精細的雕刻,仿佛攜著往昔時光在人眼前燦然顯現,甚至,從屋角壘砌的鵝卵石及一道道縱橫交錯的細密勾縫中、在院落鋪設的大大小小的青石片上,仿佛都能嗅到久遠的藝術氣息。

在多杰指引下,我徜徉在堡內蜿蜒難辨的深巷間,略帶涼意的陽光鋪灑在身邊的高墻上,人家大門上懸掛的柳枝葉枯枝,執拗地在門框上方的門楣間直挺,這是去年端午節插在大門上的柳枝,只有到了下一年的端午,方被男主人取下換上當年的新柳枝。這也是這座古城遺留下來的傳統風俗,這一點,倒與河湟地區端午的風俗有異曲同工之處。據說,每逢端午,郭麻日古城的家家戶戶都在太陽升起之前起床,家中老幼都到自家麥田中打滾,沾染晨露,并到隆務河邊洗臉、洗澡,以祈求平安健康;并采新鮮的柳枝帶回家,換下去年舊的柳枝,把新柳枝掛在門楣上,以示新的開始。

古城堡里,濃郁的柏香氣息氤氳在空氣中,我在古樸厚重的城池里晃晃悠悠。古城堡猶如一位駐留在悠長光陰中的長者,古風猶存,并懷揣著曾經的苦難和堅強,記載著郭麻日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每一條巷陌,每一片青石,每一朵雕花,每一樁土墻,以一種潔凈優雅的姿態日夜堅守,無論風霜,無論雨雪,這座古城依然一蓑煙雨任平生,它與我就這樣在歲月的流年里靜默相望……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