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布上的夏夜

3.jpg

當裊裊的炊煙散盡于房頂,融進燦爛晚霞中的時候,當淡紫色的暮靄靜靜地彌漫開來的時候,故鄉恬靜美麗的夜晚便來臨了。

哪個村放電影,我們早幾天就知道了,于是就掐著指頭盼星星盼月亮地等著這一天。

到了這一天,太陽還有一竿子高,我們就胡亂扒幾口飯,約上伙伴,踏著蒼茫的暮色出發了。若是輪到本村放電影,小村便沸騰了。村頭巷尾,人們爭相傳告,好像撿到了一個大元寶,興奮之情溢于言表。

我們的小學校是放電影的場地。靠東河沿栽兩根粗長的毛竹,扯上一張潔白的幕布,右邊毛竹上掛一個方喇叭。田野里的農人遠遠就看見高高的幕布,都吆喝著趕著牛早早收工。四鄉八鄰的村民一放下飯碗,便扛著長凳,抓把炒蠶豆,三三兩兩地來到電影場。

電影場上煙氣彌漫,人聲鼎沸,甚是熱鬧。落座在放映機鏡頭前的孩子,乘放映員調試焦距,一刻不停地朝光束里探頭探腦,小腦袋被投射在銀幕上,形象夸張,碩大無比,這便激起人們一陣陣笑罵。有的小伙伴對著鏡頭做小狗、老鷹等各種手勢,幕布上就會呈現出相應的手勢。電影場上有賣糖球的、賣棉花糖的、賣涼粉的。第二天到操場上一看,蠶豆殼、山芋皮到處都是。

夏夜,繁星點點,閃爍迷離,絢爛如村姑新穿的花格洋布小褂。流螢忽明忽暗,是圣誕樹上裝飾的彩燈,有時霍然飛動,像刮起一陣小小的旋風,旋轉一圈,又飛回原地。我們最喜歡看戰斗片和武打片,如《平原槍聲》《地道戰》《小花》《奇襲白虎團》等等,至今記憶猶新,連一些臺詞都清晰地記得。看過《少林寺》后,個個都成了舞槍弄棍的小和尚,個個嘴里都哼唱著“日出嵩山坳,晨鐘驚飛鳥。林間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露天電影是古老農耕生活中一面精神旗幟,凝聚著村民的悲喜憂傷,撫慰著村民們近乎粗糙干涸的心靈。那被月光浸潤、蛙聲濡染的露天電影只能存活于我們的心靈深處,如一幀久遠的黑白照片,縈繞于胸襟,浸著歲月的底色,總在某個寂寥的夜晚與我們不期而遇,蕩起我們心中潛沉已久的唯美情懷,激起我們蟄伏已久的感奮與沖動……

在純凈的月光下,我們的心變得絲綢一樣柔軟、水草一樣飄逸。在露天電影的滋潤下,心時時如一朵潔白的睡蓮,冉冉綻放。人變成一棵樸茂的苦楝樹,渾身長滿善良和悲憫的葉片,而根須卻深深地扎進故鄉的泥土里。

夏夜看露天電影時,我們依稀聽到心靈拔節的聲響。露天電影給我們物質匱乏的生活帶來的幸福和快樂是那樣的真切,那樣的刻骨銘心,讓我們避開現代生活的浮躁和喧囂,回眸兒時的露天電影,任甜蜜而酸楚的鄉愁,綿延發酵,擷拾遺落在歲月深處的詩性與唯美、柔軟與感動。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