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18年度我省處置的356件案例看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

2018年,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共處置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356件,處理1002人,移送司法機關22人,其中,縣處級干部84人,鄉科級及以下629人,村干部289人;給予黨紀政務處分361人,組織處理641人。

從問題領域看,精準脫貧和民生領域案件較多。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堅持問題導向,緊盯精準脫貧、民生、污染防治等重點領域,嚴肅整治重點領域工作中存在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2018年,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處置的356件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中,發生在精準脫貧領域的106件,發生在民生領域的93件,發生在污染防治領域的12件,發生在防范化解重大風險領域的2件,發生在其他領域的143件(如,私設“小金庫”,違規發放津補貼,編造考核資料,人事檔案造假等)。(見圖1)

1.jpg

從處置問題類型看,不擔當不作為亂作為問題最為突出。按照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類型的劃分,2018年,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處置的356件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中,履職盡責、服務經濟社會發展方面問題322件,占問題處置總數的90.45%,其中,不擔當不作為亂作為問題299件;學風文風會風及檢查調研方面問題23件,占問題處置總數的6.46%;聯系群眾、服務群眾方面問題11件,占問題處置總數的3.09%。

分析上述數據,可知,不擔當不作為亂作為問題是最為突出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如,因監管不到位造成扶貧項目資金被套取平分的,在低保戶的評定中優親厚友的,挪用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的,等等。(見圖2)

2.jpg

從違規違紀人員處理方式看,運用“第一種形態”監督執紀是常態。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注重精準執紀,有效運用了監督執紀“四種形態”處理黨員干部,其中運用“第一種形態”處理黨員干部641人,運用“第二種形態”處理黨員干部294人,運用“第三種形態”處理黨員干部67人,運用“第四種形態”處理黨員干部22人。(見圖3)

3.jpg

從違規違紀行為發生時間看,集中整治成效初顯。發生在2013年及之前的72件,發生在2014年的14件,發生在2015年的53件,發生在2016年的66件,發生在2017年的89件,發生在2018年的62件。分析以上數據,2014年-2017年期間,違規違紀行為發生數量呈上升趨勢,但在2018年大幅下降,可見,全省集中整治工作成效初步顯現。(見圖4)

4.jpg

責編:張曉宏